13681764428

乡村教育的出路在哪里?马云给出答案:**的乡村校长和教师

2019-01-12

去年底,首届“马云

乡村校长计划”15名获奖校长参加了在檀香山举办的“2018未来学校大会”。除参加“未来学校领导力工作坊”和聆听主题演讲外,校长们还与当地基础教育工作者探讨了如何共同创造以学习者为中心的教学环境。

这是“马云乡村校长计划”与其他教师、校长奖励计划的不同之处,不只是把优秀校长评出来颁奖,而是要把他们作为办好乡村教育的种子进行培育,让他们成为有教育情怀与教育思想的真正的“新乡村教育家”,带动乡村教育发展。马云公益基金会推出的“乡村校长计划”、“乡村教师计划”、“马云乡村师范生计划”三大计划,都坚持同样的理念,对于入选计划的校长、教师、免费师范生进行持续的跟踪、专业培训。

这是发展我国乡村教育的正确思路,因为乡村教育的出路,在于校长、在于教师,在于人。马云公益基金会“三大计划”的探索与实施,也进一步启示我国政府在发展乡村教育时,要把重点放在校长和教师的建设上。

这其实是一个很“常识性”的道理,但是,不论是地方政府还是社会公益组织,在推进我国乡村发展教育时,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把重点放在“物”的投入上,包括建校舍、建多媒体教室、配备图书、实验设备,这些硬件的投入当然需要,但是,如果只有物的投入,而没有人的投入,物就会沦为摆设,发挥不了任何作用,还会导致乡村教育的进一步衰败。我国乡村教育的现实,也暴露出重物轻人投入存在的严重问题:一些捐建的新校舍,还没用几年,就被闲置,甚至沦为鸡鸭圈;一些多媒体教室,由于没有教师使用,设备很快发霉;乡村教师的地位不高,没有职业荣誉感,人心思走,这让乡村孩子纷纷选择离开乡村进城。

就是在人的管理和评价上,我国乡村学校的校长和教师,也和城市学校的校长和教师一样,面临唯职称论、唯学历论、唯奖项论的问题。有的教师到乡村工作,只是为了获得能评职称的乡村学校工作经历,一旦评上**职称之后,就想方设法离开乡村学校进城。这种人才管理和评价方式,也让一些乡村教师觉得这是急功近利,由此产生职业倦怠感,失去教育理想。

马云公益基金会实施的“三大计划”,其*大的价值有二,一是把发展乡村教育的聚焦点,落在人身上,并引起全社会对乡村校长、教师专业发展的关注;二是探索如何让优秀的校长、教师长期扎根乡村,而不是一有“功名”就离开乡村。拿“马云乡村校长计划”来说,从2016年7月4日启动“马云乡村校长计划”,每年从全国范围内的乡村学校评选出20位优秀乡村校长,马云公益基金会为每人提供价值50万元的支持。其中,10万元用于帮助改善个人生活;10万元用于领导力提升,包括参与国际游学、领导力课堂、跟岗时间及资深校长结对提升;30万元作为实践基金用于所在学校建立乡村少年宫,帮助获奖校长开拓新乡村教育模式。

也有一些人质疑,乡村学校校长去参与国际游学、领导力课堂、跟岗及与资深校长结对提升,这是“形式主义”,乡村学校校长学习了国际经验,在乡村学校用得着吗?这种质疑,并不懂教育,同时把乡村教育定位为“弱小”的教育。诚然,我国乡村学校当前的基本办学局面是“小而弱”,但其办学发展的方向是“小而美”,而且,从乡村学校小规模、小班化的办学条件看,相比城市的大规模、大班额学校,乡村学校是有办为“小而美”的优势的,关键在于乡村学校校长要有现代的教育理念,要创新学校管理,要带领乡村教师一起扎根乡村学校。马云的说法是: “在中国的发达城市,一个校长可能就是校长,但是在偏远的农村,一个校长就是一个地方的教育部部长”。

我国很多乡村学校校长,其实在他们的校长岗位上,已经做了创新探索,并展现了乡村教育的无限可能性。比如,入选马云乡村校长计划的贷款办学的彝族校长罗承业、罗滢,打造书香校园的邱富生校长,把学校变成村里文化中心的赵银凤校长,在海拔4500高原改变藏区孩子命运的嘎松扎西、平措扎西校长,自建养殖场、果园,菜园只为让孩子们吃好睡好的雷应飞、李占臣校长;等等。可以预期,在“马云乡村校长计划”实施10年后,我国乡村学校会有全新的面貌,更多的乡村学校会真正成为“小而美”的学校。当然,这还需要更多社会力量的参与,并努力探索适合我国乡村、让我国乡村孩子接受更好教育的乡村教育模式,而不只是把城市教育模式复制到乡村学校。



加载中

版权所有:上海景兢广告有限公司

上海景兢广告有限公司专为您提供专业的各类广告设计制作安装服务。

公司地址:奉贤区南桥环城东路1247号   邮编:201709

手 机:13681764428

  • 电话咨询
  • 13681764428